推荐活动

医疗健康第一直聘平台
Asia Pharma R&D Leaders Summit 2017
2017肠道微生态与健康国际研讨会
创新与仿制 生物药聚技起航

张锋实验室出“马蓉”,倒戈相向,CRISPR专利申请堪忧!

首页 » 研究 » 《转》译 2016-08-18 转化医学网 赞(5)
分享: 
导读
布罗德研究所前雇员表示该研究所对于CRISPR基因编辑专利所有权的声明并不准确,并披露布罗德研究所误导美国专利局对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专利所有权进行判定。

  布罗德研究所前雇员表示该研究所对于CRISPR基因编辑专利所有权的声明并不准确,并披露布罗德研究所误导美国专利局对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专利所有权进行判定。
  这位布罗德前雇员名叫林帅亮,他在一封发给布罗德CRISPR专利权争夺战主要对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Jennifer Doudna的邮件中表明了自己对布罗德研究所的谴责。


邮件
  在这封发送于2015年2月28日的邮件中,林帅亮无情地将布罗德研究所对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专利权的主张成为“一个笑话”。 林帅亮认为无论是对他本人还是对整个科学史来说,布罗德研究所主张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专利所有的这一举措都是一件十分不公的事情。“我将尽力捍卫真理。”林帅亮在邮件中写道。这封邮件的公开极大地吸引了美国专利局的注意。
  Doudna与其在欧洲的合作者在2012年发表了一篇关于CRISPR系统的关键论文,而布罗德研究所却为了获得更多专利而欺骗美国专利局说是来自布罗德的张锋早于Doudna做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林帅亮
  林帅亮邮件公开之所以能如此吸引公众眼球不仅仅是因为他曾于那段时间在张锋的实验室工作,更是因为他也在2012年12月被列入布罗德最早的专利申请人名单中。
  林帅亮以这封邮件作为向Doudna申请职位的敲门砖,在这封邮件中,林帅亮似乎已经准备好了用更多的内幕消息来换取一个更加优越的工作。“如果你感兴趣或者想要弄清真相的话,我很愿意提供更多的细节和记录。”林帅亮在这封邮件中写道。
  林帅亮表示早在2011年年末他就已经是在张锋实验室进行有关CRISPR的研究了。那是在张锋实验室仅有林帅亮一位科学家从事着CRISPR的相关研究,而且在那时这一技术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应用的程度。
  “我认为像CRISPR基因编辑这样革命性技术的专利授予不应该被误导,我们在看到您的论文之前并不知道怎样才能使这个技术发挥作用,这真是一个遗憾。”林帅亮对Doudna说,“但我认为我们必须为真相负责,这样才是科学。”
  林帅亮现在已经被录取为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博士后研究员,同时他也并没有回应任何试图与他联系的邮件与电话。
  目前,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已经通过政府机构、股票和IPO吸引了大量植物生物技术和药物开发商的投资。包括Doudna和张锋在内开发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几位主要科学家也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意外之财。
  目前,林帅亮的这封邮件已被伯克利的律师上交至美国专利及商标局,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美国专利局对于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专利所有权终将花落谁家的最后判断。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绝大多数被波及到的研究人员都选择了保持沉默或简单粗暴地与他们所任职的单位穿一条裤子。其实,早在2014年5月林帅亮在被写进布罗德专利申请人名单的时候就已经发表了相关的言论,这在当时还是一件相对来说非常危险的事情。
  在布罗德研究所的相关法律文件中,林帅亮一直都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布罗德研究所简单粗暴地把林帅亮当成是张锋手下的一只木偶,完全听从张锋的命令而很少能有自己的想法和作为。
  从2011年10月开始,林帅亮一直在张锋实验室工作了九个月。这九个月正是布罗德研究所宣布其实现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对人类细胞基因成功编辑的关键时期。林帅亮在随后得到了一份哈佛大学生物学家Norbert Perrimon实验室所提供的职位。
  Perrimon在采访中表示林帅亮是一位工作高效的科学家,Perrimon对他的工作无可挑剔。“我一直对他非常满意,”Perrimon说,“我认为人们应该更加仔细地好好看一看他的陈述。”而布罗德研究所的科学家则并不想谈论实验室里发生的事情。
  除了Perrimon之外,纽约基因组中心生物学家Neville Sanjana也曾在林帅亮于布罗德研究所工作的那就个月与他有过共事经历。Sanjana拒绝对林帅亮的邮件发表任何意见,也拒绝评论布罗德研究所的所作所为。
  布罗德研究所发言人Lee McGuire表示其非常怀疑林帅亮发这封邮件的动机。McGuire表示林帅亮在发出这封邮件之前刚刚拒绝了布罗德研究所更加优越的岗位,林帅亮很可能是为了延期签证才会倒戈UCSF。“大量证据表明林帅亮的邮件全是无稽之谈。”McGuire说。
  CRISPR专利之争的最终结果取决于究竟是谁拥有应用这一伟大技术编辑人类细胞的商业化权利。Berkeley主张这一权利的主要依据是Doudna及其欧洲合作者Emmanuel Charpentier在2012年发表的关键论文阐明了简化CRISPR系统剪切体外活细胞的可能性。
  Berkeley律师表示包括布罗德科学家在内的所有其他科学家都是在Doudna之后才纷纷上车。
  林帅亮在邮件里表明了自己对Berkeley的认同,“在看到你的论文之后,张锋和丛乐才背着我开始了实验。”林帅亮在邮件中如是抱怨道。丛乐是张锋实验室的另一位主要科学家,他的研究成果对布罗德申请CRISPR专利至关重要。

从乐
  对于布罗德研究所来说,无疑该机构在Doudna发表关键论文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对CRISPR的研究。张锋早在2012年1月就向NIH提交了相关的拨款申请,意图将CRISPR转变为一种可以用于实验室工作的基因编辑工具。
  如果没有Doudna那篇论文的话,布罗德无容置疑会成为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专利的所有者。
  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之争也从另一个角度体现了Broad和Berkeley的势均力敌。Broad一直强调Berkeley的试管实验不足以成为其获得专利权的理由。而Berkeley也一直在强调Broad的张锋仅仅是千万Doudna追随者中的一位。
  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之争也越发变得昂贵。在本月的一次电话会议中,张锋所创始的Editas Medicine CEO Katrine Bosley表示其对于布罗德研究所的最终胜利充满信心,Editas到目前为止已经为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之争花费了1090万美元。
  林帅亮:2010年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2011年进入布罗德张锋实验室并先后供职于哈佛,UCSF攻读博士后。CRISPR研究者之一。

您怎么看Broad 与Berkeley的CRISPR专利之争?
A.当然支持以张锋为代表的布罗德研究所,中国人的就是我的。
B.支持加州大学和Doudna,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他们。
C.科学与商业挂钩,任何事情都会成为商战战术。请让我做一位安静的吃瓜群众。
(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1 条评论
  •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