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医疗健康第一直聘平台
Asia Pharma R&D Leaders Summit 2017
2017肠道微生态与健康国际研讨会
创新与仿制 生物药聚技起航

樊代明与郎景和两院士畅谈医学人文

首页 » 产业 » 人物 2016-12-22 扬州日报 赞(2)
分享: 
导读
近日,在扬州市召开的“健康中国与医学人文精神建设”高峰论坛上,来自中国工程院的樊代明和郎景和两位院士分别作了《加减乘除话医改》《现代科技发展下的医学》的精彩演讲。他们幽默、风趣的讲解让与会者受益匪浅。
近日,在扬州市召开的“健康中国与医学人文精神建设”高峰论坛上,来自中国工程院的樊代明和郎景和两位院士分别作了《加减乘除话医改》《现代科技发展下的医学》的精彩演讲。他们幽默、风趣的讲解让与会者受益匪浅。

慢性病的防治刻不容缓

主讲人:樊代明,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原第四军医大学校长

“人们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经过了三次考验,第一个是缺吃少穿,为‘能活’而奋斗;第二个是缺房少车,为‘易活’而奋斗;第三个是缺医少药,为‘好活’而奋斗……”昨天,在我市召开的“健康中国与医学人文精神建设”高峰论坛上,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原第四军医大学校长樊代明作了《加减乘除话医改》的报告。

他从“资源配置,倒塔会倒塔;卫生法律,正塔靠立法;疾病预防,上医治未病;医学研究,源头供活水;人才培养,看病靠医生;药品研发,治病靠好药”等方面系统阐述了我国医改的现状和问题,并提出政策建议。

在会上,樊代明列出一组数据。在中国,大约每年有超过300万人在70岁前死于心脏病、肺病、脑中风、癌症、糖尿病等,目前中国的慢性病死亡人数已占总死亡人数的86.6%,慢病负担占全病负担的70%以上。2014年中国人均GDP为46531美元,而慢病导致的经济损失高达4848亿元(其中还不含医药费)。

2010年中国慢病的直接经济负担达2114亿元,占卫生总经费的10.6%,其中直接经济负担占56.5%,达到4848亿元。如果照此下去,20年内40岁以上带有一种慢病的人数将翻倍或者三倍。“所以慢性病的防治刻不容缓。”樊代明说。

对于基层医院医生除诊治常见病和多发病外,重要的是担负社区普通人群防病知识的宣讲。

“正所谓‘上医治未病’。”樊代明指出,目前的状况是,比如中风,基层医生没病人看,还不愿意去做预防工作,而大医院医生病人太多,没时间去做预防,最后是等着中风的来就诊。”这正如长江决堤不是去堵堤而是去抢救被淹的千家万户一样。”

对此,他提出建议:“增大全民健康的经费投入,负责保障全民健康的立法及实施,指导全民健康的群众活动,监督各级政府对全民健康的贡献。这一方面要做加法。”

他还建议:“将预防医学健康常识编成儿童读本,作为教材纳入小学读本、初中读本、高中读本,以必修课和选修课形式进入课堂,中小学要设专门传授健康知识的教师,要教导中小学生参与到某些健康安全知识的公益活动中去,寓教于乐。这一方面要做乘法。”

离床医生不是好医生

主讲人:郎景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教授、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主任委员

医学体现了健康之美、生命之美、至善之美、仁爱之美,医务工作者要敬畏生命、敬畏病人、敬畏医学、敬畏自然,要警惕过度诊断和过度治疗,警惕技术进步与人文理念的疏离。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教授、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主任委员郎景和说。

“万婴之母”林巧稚当年访问美国时曾说过:那里的医疗技术很发达,但我担心这些仪器设备可能成为医生和病人的障碍。

郎景和说,事实上,科学与人文的断裂、技术进步与人道主义的疏离正在医学界蔓延。他指出,科学技术特别是临床医疗的“去人性化”“破碎化”是令人担忧的,“我们可能蜕变成控制仪器、操纵数字报告的技术匠人”。

他认为,临床医生要心地善良,医生给病人开出的第一张处方是关爱;要心路清晰,从繁杂的现象中梳理出诊疗方案;要心灵平静,这样才能应对各种难治的疾病和各种难处的病人。

林巧稚曾说过:医生要永远走到病人床边去,做面对面的工作。单纯地或仅仅依赖检验报告做医生是危险的,离床医生不是好医生。郎景和对此非常赞同。

“病人说‘我胳膊扭了一下’,医生看都不看病人一眼,就说‘去拍片子’。有时候病人住院好几天,都不知道给自己看病的医生是谁。这些情况令人担忧。”

现在医学技术如此发达,但是,如果医生仅仅让化验报告和仪器设备传达信息,病人躺在冰冷的床上接受流水线式的检查治疗,医生的心志会“板结”和“沙漠化”,病人的意念会“孤独”和“迷茫”。

双方都可能模糊了“谁是我的医生”“谁是我的病人”。医生应当回到病床边去,病人在医院里应该在温馨的关怀中,而不是在冷漠的机器里,或者在机械的程序上。

未来医学的发展重视整体观念和系统认识、避免研究偏颇和转化沟壑、防止过度诊断和过度治疗、加强技术进步与人文结合。他说,真善美是做人的追求,更是一个医生的义务。

无论怎么样,我们要把自己定位于一个读者:医学的读者、哲学的读者、文学的读者、人性的读者、生活的读者。只有从医学本质上修炼,才能真正提升我们的职业洞察、职业智慧、职业精神、职业能力。”

(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